昊璇

剑殇

        “ding~ding~”雨点打在染血的剑上,冲刷着剑上的血,少女看着手中被雨冲刷干净的剑,“无殇!无殇!”少年的声音还在耳边回转。“刀与剑两者存一,为什么……”
         “无殇。无殇!”冷月附在她耳边叫了两声,她这才把自己的目光从手中的玉佩移开,看向身边的人,“师兄怎么了,找我有事?”无殇冷冷地开口,冷地刺骨。
         “无殇啊,不要这样冷冷的嘛,笑一个”冷月走到无殇的面前捏着无殇的脸,装作无殇在笑,冷月叹了口气,“无殇啊,师兄在选武器,我们去看看吧。”
         无殇抬头看了一眼那两眼放光的冷月:“无情师兄?你想去看?”“对啊,师兄7岁就开始修练了,不知道师兄会选什么武器。”冷月抬头回想着师兄那时背对着自己保护自己和无殇。
         “嗯”无殇抓着冷月的手向武器阁。“无殇等等呀……”
         “嘘!”冷月拔着武器阁的窗,对着身边的无殇比了个手势,抬头望进去,师兄和师傅背对着窗,而师兄站在剑架前没有动。
         “咦,师兄在干嘛?”冷月看着师兄的背影,蹲下来轻轻地问无殇。“在感受剑与自己的契合度。”无殇冷冷地开口,发出只有冷月才能听见的声音。
         冷月想再看一眼师兄,但是被无殇拉住了,冷月还没开口,剑气就从窗口飞了出来。“咦,这窗怎么没关?”冷月一听,拉起无殇的手就跑了出去。冷月看着身前的身影,从自己被捡回来开始,他就一直挡在自己身前,无论发生了什么,他都优先保护自己,不会去管自己的安危。
         武器阁内,“师傅,你这是?”冷无情提着无情剑,不解地望着师傅。“你的两个师弟师妹在窗外。”“那颤动的无殇剑是――”“你师妹。”“师傅,师弟师妹不是――”师傅抬手打断了无情的话:“无殇,无情,在我为无殇取名的时候我就知道你和她才是――”“不,师妹”无情举剑,“无殇只是我的师妹,她是我师弟的,冷儿才是我的。”“一个无殇,一个无情,果然。”师傅站起身来向阁外走去,“现在你可以教他们了。”
         “无殇!冷月!”冷无情站在房外,“从现在开始由我来教你们修炼。”“是,师兄!”冷月一副跃跃欲试的样子,而无殇依旧是冷冷地:“是。”
         “无殇啊,你觉得师兄我怎么样?”无殇愣了一下:“师兄?对我……和月师兄很好,一直保护着我们。”无情原本皱着的眉头,舒展开来,走进了一步。无殇顿了一下,后退了一步,抓着冷月的手,躲在冷月的身后,意外地像一个女孩一般开口:“月哥哥,你会一直陪在我的身边吗?”冷月被无殇突然的语气转变唬到了,半转头看了眼无殇:“会,直到你自己让我离开。”
         无情伸了个懒腰,看着树下的两人:“你们能走到哪一步呢?”
         那一年他们一十二岁。
         三年后,两人陆续进入武器阁内,取走了无殇剑和冷月刀,被无情和星冷带走。冷月无数次逃去剑阁,被无情打回来,又被星冷打一顿。“师姐,你不也想见无情师兄吗!啊!为什么,你也是,无情师兄也是,师傅也是!”满身是伤的冷月,抬起不愿意低下的头。
星冷轻轻地抱住冷月:“放弃吧,她的行为就是在告诉你放弃她,为什么你去见他明明在门口了,却连看她一眼都做不到,为什么你想过吗!刀与刀配,剑与剑齐,这是亘古不变的,你是不是想说那一对,‘心殇剑’、‘无殇刀’,又有多少人能够以拿剑的手举起刀,举刀的手拿起剑!没用的,没用的……”
        冷月的头靠在了星冷的怀中,眼中的光辉消散了:“无殇——”
        三年后
        “无殇、无情,星冷、冷月,今天起定下婚约,望今日见证的人们祝福他们。”
        剑阁内。 “师傅,不,父亲,当今唯一一对打破世界规则的,就是你和母亲,为什么”冷月被之前的订婚惊醒,“心殇剑我一定会找到的!”
         三天后,冷月失踪,刀阁几乎全员外出寻找冷月。
五岳之最——泰山之巅,两把残武插在岩石之上,冷月走上前去跪在残武前:“难道真的没有可能了吗……”在山巅的巨石之后,无殇躲在哪里,安静地等着。
         冷月突然拔刀向巨石斩去,削断了无殇的头绳,一头漂移的长发飘散开来,无殇从巨石之后走出。冷月愣愣地望着无殇,无殇走到冷月面前,抱住了身前的人:“就这样,不要再松手了,好吗?”
         “还记得吗,当时的我们在这两把武器之前的誓言,没想到会是这样。”冷月也搂住了怀着的佳人。“月哥哥,我们逃吧,找一个只有我们两个的地方,我们――”
         “逃?你们能逃去哪?”一个熟悉的声音从山道上传来,“无殇动手吧,还记得我所说的话了吗?”
         无殇小小的身躯颤抖了一下,将冷月推开,拔出了无殇剑,向冷月攻去。不是平常的打闹,冷月面对的是真正的剑,但是冷月没拔刀带着刀鞘与无殇战斗,并且嘴上还在问无殇是什么情况。
         “拔刀,攻击我,快啊!”无殇在一剑之后大吼了一句。随后在剑上附上了剑气。
         冷月看着攻向自己的剑气,拔刀横斩,“刀出月冷”,即将进入黑夜的山巅,刀上的刀气蔓延开来。“既然这样,战吧!”
         两人缠斗了许久,两人都到了强弩之末。“下一刀必须让他杀了我,这样月哥哥才能活下来,月哥哥对不起,没有兑现我们两个一起走下去的诺言。”冷月轻踏,举刀下斩。无殇抬剑弹开刀,一剑刺进了冷月的左胸膛。“冷月!为什么,为什么用这一招,为什么!”冷月看向流泪的无殇:“为什么?为了救你啊。”倒在了地上,无殇紧紧地握着的剑从冷月的胸膛拔出,天空中下着小雨,“ting,ting,dang,dang”的打在剑上冲掉了剑上的血迹。
         无殇愣愣的,松开了紧握的剑,从小训练的永不放开剑的无殇,松开了陪伴自己六年的无殇剑,跪倒在冷月的面前。
         另一边,星冷和无情两人举刀,举剑面对着他们的师傅,心殇剑和无殇刀的真正拥有者无心,却越来越不占优,最后两人满身是伤的面对着无心。“如果你们两个换成他们两个,估计我今天会输,但是你们两个并不是他们两个,他们从小在一起生活,一个眼神就知道对方在想什么,你们不是。”无心左手拿刀,右手举剑,一副上位者的表情望着两人。
         两人手牵着手,相互点了点头。
         “无情”
         “星冷”
         无心看着两人,嘴角微翘:“无心决·心殇本心,无殇灵本。”
         “月落心冷!”
         “情殇落日!”
         六道剑(刀)气相互抵消,渐起滚滚烟尘。“没想到啊,你们两个竟然来了,等等,儿子你不是被杀了吗!”
         “师傅,不,父亲,您不记得了吗,制作假血的方法可是你和母亲一起教给我的。”冷月牵着无殇,从烟尘中走出。
        “什么!夫人?和阿无一起教你的,我到底忘了什么?”无心松开了刀剑,抱着头。
        “父亲,你忘了很多,去荆州央城问问冷家吧。这刀和剑就没有必要存在了。”冷月举刀砍向了地上的两把武器。
        “cing,cing”两声脆响在无心手中坚硬无比的无殇刀和心殇剑却在冷月的一刀之下断裂了,和那两把一般成了残武。
        “这两把在两个相爱的人手中是威力巨大的神器,在一个人手中则是坚硬无比,但是当其失去了主人的时候,却脆弱的像废刀一般。父亲,在你亲手杀死母亲之前,你们两个就把所有事情都告诉了还是孩童的我,我很早就知道那两把在你手中,但是要它的之人失去意志,就必须要打破那层厚如城墙一般的壁垒……”
        “心儿,我……”
        冷月十岁那年,在两人给冷月交代完所有事情之后,踏入了齐鲁之地,最后从那里回来的只有心殇,回来之后的心殇想变了一个人,改名为无心,建立刀剑阁。
        那次在泰山之巅,两人对决都在强弩之末,最后刀剑即将相触时,无殇手腕向下一压,回刀,被直冲过来的心殇刺进胸膛……
         “父亲,若不是我和无殇原事重演,结局却截然不同,不然你怎会被我们打破心中的屏障!收手吧,父亲,刀剑阁不要在有像你和母亲的悲剧了!”
        “啊啊啊啊!”无心抱着头痛苦地回忆着,回忆着自己一直不想回想的。
         数年后,刀剑阁新阁主上任,废除刀剑不相往来之誓,“刀剑本源,为何刀只能与刀配,剑只能与剑齐呢!”
         十年后,刀剑阁再次换任新阁主。泰山之巅――
         “疼疼疼,夫人别这么凶啊,耳朵要被你扯掉了!”
         “儿子你不要了是吧啊,淬剑池你知道多危险的还带他去!”
         “弟妹别这样,灵儿去吧,找你影哥哥玩吧。”
         “恩”